保温涂料防水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涂料防水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澳大利亚打造天然气大国不容易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8:57:09 阅读: 来源:保温涂料防水剂厂家

澳大利亚打造天然气大国不容易

坐拥海量天然气的澳大利亚原本雄心万丈,意欲跻身全球天然气出口大国。根据国际天然气联盟(International Gas Union)此前发布的报告,澳大利亚有望在2017年超越卡塔尔,成为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LNG)出口国。

然而,天公不作美,澳大利亚的天然气大国路走得并不平坦。近年来,澳大利亚一直在同不断攀升的天然气项目成本作斗争,对LNG投资的吸引力也大打折扣。

成本攀升影响开发热情

澳大利亚天然气开发成本不断上升,导致整个行业备受打击。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ABS)和澳大利亚石油生产与勘探协会(APPEA)最新公布的数据,高昂的费用导致澳大利亚海上勘探井的钻探数量呈持续下降的趋势。

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海上钻井数量相比2003年已经下降超过2/3,但是平均钻井成本却上升了5倍还多,已经超过1.2亿美元。2003年,澳大利亚钻探了60口海上井,总共花费了3.745亿美元;而2013年钻探20口井就花费了22亿美元。

“诚然,造成钻井数量减少的原因并不单一,比如,海上钻探正在逐渐向更深远、情况更复杂的水域推进。但是,不断攀升的成本也是导致钻探减少的一个重要原因。”APPEA西部地区首席运营官斯特德曼·埃利斯指出。埃利斯透露,澳大利亚几乎已经成为全球天然气开发成本最高的地区。该国许多新建项目的成本已经达到新兴竞争对手东非、北美等地成本的一倍。

居高不下的开发成本严重拖累了澳大利亚,令其对LNG、乃至整个天然气投资的吸引力都大打折扣,澳大利亚在投资者名单上的排名一路下滑。“如今,不断上升的开发成本导致人们开始怀疑澳大利亚产业扩张的能力。而且,我们还面临越来越多精明且有野心的竞争者,他们的生产成本都拥有明显优势。”APPEA主席罗布·科尔今年4月在一个会议上指出。

据了解,澳大利亚目前仍有7个LNG项目处于建设阶段,原本预计总价值约为1860亿美元。不过,APPEA表示,鉴于近来劳动力日渐短缺、市场竞争加剧,预计这些项目的开发成本将有所提升,可能还需要增加1670亿美元的投资。

澳大利亚天然气开发越来越贵的现状,恐怕高庚(Gorgon)LNG项目运营商雪佛龙感受最深。高庚项目位于西澳大利亚海域,近年来,劳动力短缺、物流费用增加,以及澳元走强等因素抬高了该项目的成本。有数据显示,2009年,高庚项目的开发费用还是370亿美元;然而到了2012年12月,这一数字就已经涨到了540亿美元。

“多个LNG项目同时开发也是澳大利亚LNG开发成本上升的原因之一,这使得澳洲的项目变得越来越贵。” 桑托斯公司(Santos)LNG市场与东澳大利亚商务副总裁彼得·克利里表示。

市场竞争雪上加霜

令澳大利亚心烦的还不止高成本一项,市场竞争的日益激烈也让澳大利亚的日子不好过起来。

一直以来,亚太地区都是澳大利亚天然气的重要出口市场。日本、韩国、中国、印度等一众天然气大卖家都汇集于此,澳大利亚的天然气出口可谓如鱼得水。然而,如今一切都变了。“2010年之前,澳大利亚几乎是亚太地区唯一的天然气供应商,但如今,澳大利亚需要面对来自俄罗斯、加拿大、东非,甚至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竞争。”Tri-zen国际咨询公司能源顾问托尼·瑞根说。

澳大利亚感受到的最新“威胁”,当属俄罗斯与中国达成天然气供应交易。虽然该交易仅涉及380亿立方米天然气供应,但是却被业界、特别是澳大利亚天然气业视为地区“游戏规则改变者”。

“俄罗斯与中国天然气交易改变了亚太地区的竞争环境。这意味着,新的LNG项目需要更具竞争力才能继续前进。”法国兴业银行分析师蒂埃里·布劳斯在巴黎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

某澳大利亚能源资讯公司首席执行官格雷姆·白休恩更是公开呼吁:“澳大利亚LNG产业应该受到高度重视。俄罗斯对中国的供气项目虽然成本几乎与高庚项目相同,但是产能却要高出80%。俄罗斯的加入完全改变亚太市场的整体形势,对澳大利亚LNG的竞争力以及未来市场份额都造成了很大冲击。”

《澳大利亚人》报也撰文指出,澳新建LNG项目的年平均成本约为每吨3500美元,而同样在亚太市场竞争的俄罗斯的天然气要比其便宜40%左右,澳大利亚已经处于竞争下风。

不过,也有一些业内专家认为,不必过于担忧澳大利亚天然气的开发成本,俄罗斯与中国的天然气交易对澳大利亚吸引LNG投资的影响是有限的。

“其实,俄罗斯与中国的天然气交易几乎不会影响澳大利亚,因为市场对目前的结果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虽然短期内,俄罗斯天然气供应的加入可能的确会挤占一些市场份额,但是,未来亚太地区的需求还有进一步上升的空间。长期来看,澳大利亚仍有很多机会。”瑞根表示。

澳大利亚部分天然气公司也看到了这一点。比如,桑托斯就注意到了中国天然气需求带来的市场前景变化,已经开始邀请中国在内的一些需求方加入其项目开发。有业内人士指出,主要的天然气消费国几乎汇集亚太地区,未来需求量还会进一步上升,澳大利亚需要做的就是“留住这些客户”,为此澳大利亚仍需收紧新项目的开发成本,以防那些看好亚太市场的投资被吸引到诸如东非等其他供应方那里去。

浮式LNG或成“救星”

高昂的开发成本使得澳大利亚陆上新的LNG项目投资放缓,为此,澳整个行业开始更为关注海上浮式液化天然气(FLNG)项目的开发,该形式被广泛认为更加经济可行。“浮式液化天然气或许是整个行业唯一的希望。预计Browse、Bonaparte和Scarborough项目很快都会获得批准,开始建设。”瑞根表示。

国际油气巨头壳牌在此领域已经率先迈出了步伐。该公司在澳大利亚西部海域300英里处打造了澳第一个FLNG项目——序曲(Prelude)天然气田。该FLNG项目计划于2017年投产。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虽然FLNG可能会提升澳大利亚对LNG投资的吸引力,但它仍不能完全解决当地石油产业面临的成本持续上涨问题。“FLNG并不是什么灵丹妙药,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仍然需要把成本降下来。”白休恩在接受采访时指出。

行业分析人士表示,或许当目前在建的一些LNG项目即将完工时,澳大利亚的成本压力才会有所缓解。据了解,Queensland Curtis LNG项目预计今年开始运营,而Australia Pacific LNG项目、Gladstone LNG项目和高庚LNG项目预计将于2015年投产。

“目前,我们已经可以看到迹象,项目成本已经几乎到达最高点。对桑托斯来说,我们的资本支出高峰出现在2013年,当时我们正在对两个LNG项目进行转型改造。随着这些项目在今明两年陆续完成,我们的资本支出也将开始减少。”克利里表示。

麻城职业装设计

松原设计西服

呼伦贝尔设计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