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涂料防水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涂料防水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陕西省秦公六号大墓被盗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6:04:45 阅读: 来源:保温涂料防水剂厂家

秦公六号大墓被盗

8月28日,凤翔县南指挥镇南指挥村,村民老李夫妇正在自己的果园里忙着采摘已经成熟的苹果。包括他们的果园在内,附近22平方公里的范围都是先秦陵区。由此往东南方向不到1公里处,是六号陵园的陵区,这里埋葬有两位秦公。

2009年至2010年,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宝鸡市考古研究所和宝鸡先秦陵园博物馆在此进行勘探和发掘,取得重要考古发现。但就在文物部门发掘处往东约500米,南指挥村4组和5组交界处,今年6月,秦始皇的一座先祖陵墓———秦公六号大墓———被发现发生了重大盗掘案。

“那是在割麦的时候。先前麦子长着,没人去嘛;加上麦子长得很高,地里有个洞,你在外面也看不出来。”正在麦地里喷洒除草剂的南指挥村村民、64岁的赵根绪对记者说。发现不对劲,来麦收的农民立即报了警。

赵根绪的儿子证实,当日地里来了很多警车。一台挖掘机和两台蹦蹦车承担了填充盗洞的任务,蹦蹦车“运了有几十车土,才算把盗洞给填上。”

凤翔县警方向记者确认,秦公六号墓被盗的案发日期,是今年6月4日。

疑使用炸药炸墓

在赵氏父子的带领下,新快报记者来到被填充的盗洞上。

这里新填的土与地里别处的土有明显的区别,痕迹清晰;看上去较大块,也不规整。“一个月前,地里都翻过土了,不然还会更明显一些。”赵根绪说。

而在距离几处盗洞不远的土陇,随处可见到盗墓贼常用的洛阳铲探过的痕迹。赵根绪把农药喷雾器1米多长的杆连同手臂往下伸,未能触底。

当日在公安人员现场进行侦破时,赵根绪见到了这些盗洞,总共有三个,分别在南指挥村4组和5组,中间隔着一条分界的小路。

据他描述,这些盗洞比他往年看到过的都大,直径大约有1.5米。赵的儿子怀疑,盗墓贼曾对墓穴使用了大量炸药,实施了挤压式爆破———即在地下埋好炸药,爆炸时将泥土挤压到两边,以形成一个可容纳人上下的洞穴,在盗洞周围少见泥土,也不易坍塌。

如此做的好处是:简单、快速,很快就能将墓穴打通;同时在墓中心上方挖出的深洞,可以直接取走器物后逃走。

秦公六号墓是否曾被炸药炸开?记者未能从考古专家处得到证实。但据称,在盗墓中使用炸药几乎是普遍现象,秦东陵就曾被炸开过。

秦君古墓藏品丰富

秦公六号大墓里会有哪些文物?级别有多高?

陕西省一位文物工作者向新快报记者介绍说,秦人国君墓葬历来好大喜功,已经发掘的秦公一号大墓采用了当时周天子墓才能使用的“黄肠题凑”。该墓虽发现247个盗洞,仍从墓中清理出各类文物共3500多件,墓中发现殉葬的人达186个。

“六号大墓虽未经发掘,但其人殉的数量、文物的丰富程度,应该也是令人叹为观止的。”该工作者说。至于被扰墓主是哪一位秦公,因未进行发掘,目前还无法准确判断。

考古资料显示,六号陵园位于南指挥村3、4、5村民小组田地内。陵内有中字形墓葬两座,甲字形墓葬一座,目字形墓葬3座,面积264000平方米。

由于秦国国君墓陪葬品的丰富,去年10月,位于西安市临潼区的秦东陵也发生盗案。秦东陵一号大墓———秦始皇曾祖父秦昭襄王的陵园被打通了口径70×50厘米、深达36米的盗洞,直接通到陵园的主墓室。警方在盗洞洞口提取到鼓风机、撬杠、对讲机及绳子和通风管等作案工具。

今年1月11日,西安市警方宣布秦东陵盗案告破,抓获参与盗掘秦犯罪嫌疑人7名,追回被盗“八年造”漆木高足豆等文物11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1件,三级文物10件。

公安部挂牌督办案件

秦公六号大墓被盗案发生后,宝鸡市、凤翔县文物执法部门增强了对雍城地区野外文物的夜间巡查;公安部门则抓紧破案。

8月29日,陕西省文物局新闻发言人、副局长郭宪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由于秦公六号大墓被盗影响重大,陕西省公安厅及公安部已将其列为挂牌督办案件,陕西省文物局也列为重点案件,力争早日破案。

为避免更大的损失,陕西方面会否将秦公六号大墓被盗案上报国家文物局,对大墓启动抢救性发掘?陕西省文物局保护与考古处处长赵强称,目前正在抓紧侦查案件,尚无这方面的信息。

穷村民盗墓致富

南指挥镇70岁的老人马钰告诉新快报记者,由于当地地下有为数众多的古墓,自他小时候,就不时见到一些盗洞。

根据警方信息,秦公六号墓被盗后,凤翔县公安局成立的专案组进行了大量调查摸排工作,共排查嫌疑人136人。

南指挥镇八旗屯村村民余乖明,就是被摸排对象之一。警方从其家中查获文物4件,盗掘古墓葬作案工具一批。审讯中,余供认:2005年至2011年,他先后盗掘古墓葬3次,盗窃文物1次。

余乖明家位于距离被盗大墓不足2公里的八旗屯村五组。但在寻找余的过程中,记者遇到了一些阻力,村民对此防范很严:有人推说余外出打工了找不到,并给记者指引了余家错误的地址;还有人干脆说“村里没有这个人”。

记者事后得知,在这里,“保护”盗墓者是一种“默契”。

在一个破落的农家小院,记者见到了余乖明的老婆张某,一个50多岁的农村妇女。她身体虚弱,脸色很差,自称患有心脏病和高血压。

“我家乖明是7月1日被警察带走的,7月底办了取保候审出来,就离开家了。”张说,“他出门的时候没有带电话,也一直没给家里打过电话,我不知道他在哪儿。”

她证实,警察抓余乖明的时候,从家里搜出了4件古董。“我不知道他是哪时候带回家来的。他出门干什么我也不知道。”

余乖明与张某育有一子一女,儿子在外打工,女儿在读大学。局促的房间内陈设简陋:粮食、一张床铺和一台十七八英寸的电视;后院停放着两辆新旧不一的自行车。

村人表示,余家是村里比较穷的。

记者从警方人士处了解到,尽管警方从余乖明家搜出了一些文物,但通过调查,并未能证明余系盗掘秦公六号大墓的犯罪嫌疑人之一,目前该大墓的盗掘者仍未归案。

盗墓免死或将加剧犯罪

今年5月1日实施的刑法修正案,取消了对盗掘古墓葬犯罪死刑的规定。公安部副部长张新枫曾指出,当前中国古代艺术品在国内外市场上价格持续走高,国内文物“收藏热”、“投资热”不断升温,取消死刑后,盗掘古墓葬、盗窃、走私文物违法犯罪活动将会更加突出。

室外水泵接合器批发

淀粉生产批发

路牙石钢模具批发

壁灯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