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涂料防水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涂料防水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两宋风云第十五讲傀儡刘豫-【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10:35 阅读: 来源:保温涂料防水剂厂家

百家讲坛《两宋风云》第十五讲 傀儡刘豫 MP3在线 点击朗读:

【靖康之变,金国人灭掉北宋之后,并无心统治中原地区。于是他们想出了一个办法,叫做“以汉治汉”,希望用汉人代替金国,来统治中原地区。金人选的第一个傀儡皇帝是张邦昌,但张邦昌不愿当这个傀儡皇帝,仅仅33天就还政于了。金人再次率军南下,把赵构赶到江南以后,准备再立一个傀儡皇帝。此时的叛将逆臣们看到金国势力强大,竟然争先恐后地想当这个傀儡皇帝,而金人最后选中的是宋朝原济南知府刘豫。那么,刘豫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是用什么手段当上这个傀儡皇帝的呢?而他当了傀儡皇帝之后,又都干了哪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呢?】

上一讲咱们提到大破伪齐十万大军。这“伪齐”是怎么回事?前面咱们讲过张邦昌建立过一个“伪楚”,现在怎么又来了一个“伪齐”?金军两次南下进攻东京汴梁就是靖康之变,是两次,(靖康)元年一次,靖康二年一次,都是来去匆匆。他们灭了北宋之后并没有久留的打算。那么如此广大的中原汉地,经济文化水平比我们高,人口又比我们多,我们到那好不好干?那么肯定不容易。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以汉治汉”。本来看中了张邦昌,结果张邦昌不争气,33天自动把政权还回去了,然后自己最后被赐死,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再找一个代理人。因此女真贵族们就定下一条国策,我怎么对付南宋呢?他们这个国策叫什么呢?“以和议佐攻战,以僭逆诱叛党”。定下了这么项国策“以和议佐攻战,以僭逆诱叛党”,不是一味地跟南宋打仗,而是边谈边打。我立一个僭越这样的傀儡,然后让他来招降纳叛,争取把宋朝的这些游移不定的无耻文官,寡廉武将全都招来,招来之后我就可以达到不战而胜的目的。所以再扶植一个代理人这个是。那么这个代理人是谁呢?就是宋朝的济南知府刘豫。为什么要扶植这个人?

【金国人占领中原地区后却没有能力统治占领区,所以金人需要扶植一个傀儡政权,以达到“以汉治汉”的目的。因为有了张邦昌的教训,这次金国人一定要找一个真正肯为金国效力的汉人来当皇帝。那么,他们所选中的济南知府刘豫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首先我们说刘豫这个人,祖籍河北,世代务农,往上倒几代都是土里刨食的农民,都是白丁。结果他自己发奋读书要摆脱这种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发奋读书,结果中了进士。所以,我们看宋朝的时候,文化人有人讲,说汉唐是很可敬的,明清是很恐怖的很可怕的,宋朝是很可爱的,特别是知识分子感觉宋朝很可爱。真宗皇帝曾经御制“劝学篇”,告诉学子们要好好念书。为什么要好好念书呢?这几句话都脍炙人口了:“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车马多如簇”。你好好念书,高官得做,骏马得骑,良田美女全是你的。所以大家勤奋读书,“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刘豫成功地实践了真宗皇帝的这个劝告,“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中了进士做了官。

刘豫这个人,老百姓有一句话叫“人穷志短”,所以他读书的时候偷同学的衣服被人逮着了,可能是扭送“公安机关”,法办。所以等他做了官之后,他还做的哪儿的官呢?管礼制的官。所以,有人就把陈年旧账给翻出来了,你这人怎么能管礼制呢?小偷,梁上君子,他怎么能管礼制呢?中国古代我们看,《大学》里面讲,如果读书的话你得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你修身这一关都没做到——三只手——修身这一关你都没做到,你怎么“齐家治国平天下”啊!所以,“修齐治平”,修是摆在第一位的。因此刘豫干种事,你不配做礼制官。结果皇帝还是比较——他这个人本身也不怎么讲礼制,咱前面也讲过这个人——所以宋徽宗皇帝就说,这都是陈年旧账了,咱就别提了,就接着让他做官吧。提拔了刘豫做了殿中侍御史,不但管理礼制。这个官名(职)我们强调过了,讲过多少次了,殿中侍御史,管风纪。

刘豫开始来劲儿了,你看皇帝都不揪我的旧账,他就开始了上瘾了,就给皇帝挑错。这一下子捅娄子了。他说皇帝什么什么什么事与礼不合。皇上火就大了,我都没揪你三只手的事,你还说我什么什么事与礼制不合?皇帝当时震怒。刘豫一个河北种地的懂什么礼制啊?行了,这官甭干了,殿中侍御史,别干了。上外地做个小官去吧。两浙察访使,到两浙去做官。然后等金军南下,整个朝廷就乱了套了,当时地方也乱套了。刘豫弃职,朝廷调他出任河北提刑。他原来不是在南方做官吗?现在朝廷调他到河北出任提刑,光宗耀祖,回你的老家吧,相当于他老家河北当时是个路,提刑使是一路的最高的司法长官。所以你来做,衣锦还乡多好啊!刘豫一看,不成。河北当时金军南下,我提什么刑啊到那儿,到那儿脑袋都保不住,所以不去。也不能明白跟朝廷说不去,反正就是我没准备好。然后,走一步我往回退两步,反正就这样,逡巡不前。这个时候,北宋已经灭亡了,没等他赴任,北宋灭亡,南宋建立。

【刘豫本是北宋的官员,但北宋灭亡之后河北被金军占领,刘豫的河北提刑是做不成了。但刘豫一介农夫十年苦读好不容易当了官,当然不会轻易放弃地官位。那么,刘豫后来是怎样当上了济南知府的呢?】

南宋建立之后,刘豫来了劲儿了。前朝委任我为河北提刑,现在河北已经沦陷,我这个提刑就可以不干了。我这么大干部总得有个地儿安排一下吧,跟朝廷说:您看我怎么办?当时汪、黄主政,俩宰相一合计,山东济南缺个知府,让刘豫去做山东济南的知府吧,到济南去做知府。

刘豫一看,那个地方离着金军多近呐。金军一南下不就从河北、山东、山西这仨省过来吗?我到那儿去做知府,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所以,刘豫就给朝廷上表,言词恳切,你能不能给我换个地儿?我这个人能力有限,这个地方不太适合,能不能给我换个地方?

汪、黄很生气,凭空给你一个官做,你还挑肥拣瘦。你要不干,就白丁一个,做老百姓。你不原来种地吗?这行你熟,你接着干这个去吧。所以,刘豫没办法,满怀愤懑去上任。果然,他到了山东做了这个知府。这知府的椅子还没坐热,金军就来了。金军来了之后,一开始这个刘豫还派自个儿的儿子出兵跟金国人干了一仗。金国人就给刘豫写信,写信实际上就是劝降。金国人当中也有细作,就把刘豫的情况给调查了一下,履历档案一调查,朝廷也不重用你,你何苦为宋朝朝廷卖命呢?你降了我大金如何如何一说,刘豫一看,金国说的对。史书上说:“豫承前愤,遂蓄反谋”。他一想,把我派到这地儿来送死,我几次上表言辞恳切,你们非把我弄这儿来。我“遂蓄反谋”,干脆我反了。于是,刘豫就准备投降。但是,他要投降,这个济南城里还有别的文武官员,特别是镇守济南的武将,就是《水浒传》里讲的那个大刀关胜——据说是关云长的后代,赤兔马、青龙偃月刀——这种人不好对付,他不降怎么办?刘豫就派人把这个关胜给杀害了,给暗害了。

然后,济南城就归降了金军。刘豫是济南父母官啊,是济南的知府。从一个河北庄稼汉做到如此高的高位,朝廷可谓对他深恩厚泽。你一个河北庄稼汉升到这么高的高位,结果敌人一来开城纳款,还杀害忠良,真正的斯文败类,民族败类。老百姓都比他气节高得多,所以很多老百姓不降,守城。刘豫就派官军去弹压,有的老百姓就开城跑了,投奔南方。刘豫就投降了金国。金国人很高兴,让他接着做知府。等完颜兀术打南方失败撤回来之后,知道南宋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一时半会儿消灭不了,所以完颜兀术的上司也就是完颜宗翰——当初灭宋的时候,就是完颜宗翰、完颜宗望两路大军灭宋。完颜宗望病死,所以现在金国主国政的就是完颜宗翰——完颜宗翰知道宋朝不太好灭,中原之地又不好管,怎么办呢?

这个时候就有个底下的谋士跟完颜宗翰就讲:“宋平之后,当援立藩辅如张邦昌者。”如果把宋朝灭了之后,那么应该立一个像张邦昌这样的人,让他们做我们的代理人来统治中原,包括灭了南宋之后来统治江南。因为金人没想着占领原来的宋统治区,只要把我的老家看好,把我占的辽这个地儿看好就可以了。这样他们就要挑,到底立谁。金国君臣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所以到底立谁,他也有不同的人选。有人提议刘豫,也有人提议别人。提议刘豫的是谁呢?是完颜昌,也是跟完颜兀术算是同级的这样一个金国将领,他们都比完颜宗翰地位都要低。完颜昌提议刘豫。

【当年张邦昌是在被逼无奈之中给金国人当了傀儡皇帝,最后落得一个被赐死的下场。但现在刘豫等叛臣看到金国人势力强大,竟然争先恐后地想当这个傀儡皇帝。那么,完颜昌为什么会提名刘豫呢?刘豫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段促使完颜昌推举自己呢?】

完颜昌为什么提议刘豫呢?刘豫给塞钱了。据说是几大车金银财宝给完颜昌送去。女真人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当年起兵抗辽的时候那种骁武凭陵之气了,黑眼珠子盯着白花花的银子没有不动心的。我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南下?我不就为这个吗?银子、绸子、瓶子,我不就为这个吗?所以没有不动心的。因此,这个时候完颜昌收了刘豫的孝敬当然要替刘豫说好话了。于是,完颜昌就跟自己的上司完颜宗翰隆重推荐刘豫。这个人好,你看我们大军南下,他都没抵抗就开城投降,这个人对我们金国多忠义,立皇帝就得立这种人。完颜宗翰因为手里头有好几个候选人,他备选人很多,所以完颜宗翰拈须沉吟不说话。完颜昌退出来,就找对象了完颜宗翰手下的第一大谋士,也是一个渤海人,就是跟女真同源的这么一个民族,渤海民族。找他,找了这渤海人,刘豫给您老也有一车孝敬,您去跟太师国相元帅说说这个事。

于是,这个人就走进来就跟完颜宗翰讲了这样一段话:“方今河南州郡,官制不易,风俗不更,可见吾君亦非贪土”。现在你看,河南的这个地方已经被我们大金给占领了,可是“官制不易,风俗不更”——这个官制仍然是宋朝那套官制,知府啊、知州啊、知县,仍然是这个,不是用咱大金的什么“蒙安”、“谋客”这套制度,“万户”、“千户”、“百户” ,不是这样。“官制不更,风俗不易”,风俗我们还是依从宋朝的风俗。说明什么呢?说明我们皇帝不想要他这个地儿,“吾君亦非贪土”,不想要他的地儿。“意欲寻邦昌之故事也”,我们皇上还是想再找一个像张邦昌这样的人。完颜宗翰说:“是啊是想再找一个。那干吗非要找刘豫啊?”“您如果不立刘豫的话,如果是别人报给了朝廷,别人立了刘豫,刘豫必然威念他的好处,国相元帅您就靠边站了。”完颜宗翰一听,此言在理,这推戴之功不能给别人,我得让刘豫对我感恩戴德。于是,完颜宗翰连忙修表朝廷,报到金国的中央。我建议,立刘豫为皇帝,就这个伪皇帝让刘豫干。金国中央接到这封上表,既然大家都隆重推荐刘豫,那么看来此人可用,不知民心士气如何?读书人怎么看他啊?老百姓怎么看他啊?咱得走一个“民主程序”吧,咱得让人调查调查这刘豫怎么样吧。

【金国人这次立傀儡皇帝已经非常谨慎,因为金国希望这个傀儡皇帝能够承担起替金国人统治占领区的责任,所以要对刘豫进行调查。但刘豫是一个曾经偷窃又叛国投敌的人,老百姓对他恨之入骨。那么,刘豫是怎么应对这次民意调查的呢?】

于是,完颜宗翰主持调查,那不跟没调查一样吗?他派自己的手下人到了刘豫所在的地方问问老百姓,问问老百姓的代表们,你们看看,装模作样提出几个候选人,这个不能等额选举,得差额选啊。提了几个候选人,说,大家看看这些人谁应当立?这些群众演员都是刘豫安排好的,所以这个话音刚一说出来:我们看看该立谁啊?马上群众演员齐喊:“刘豫当立。”你看民心如此,天意如此。所以刘豫做皇帝上顺天意,下合民心,这个是应该的事。于是刘豫这个傀儡就粉墨登场了。

金国皇帝册封刘豫为皇帝。这个皇帝是“奉天承运”,应该是我受天命,但是刘豫这个皇帝是怎么着?是金国皇帝册封的,而且在册封里面明明白白的诏书是这么写的,“赐尔封疆,皆从楚旧”。我给你土地,让你做皇帝,“皆从楚旧”,你得跟张邦昌的那个楚国是一样的,什么事你得跟他学——“皆从楚旧”——你想清楚你自己的斤两,我封你为皇帝,但是你别真拿自个儿当皇上,你实际上是我的傀儡。而且这诏书上说,“世修子礼,奉金正朔,永贡虔诚”。不折不扣的一个儿皇帝。“世修子礼”,你是我大金的什么?儿子。刘豫可能论年龄应该跟金太宗完颜吴乞买差不多上下,但是你得跟完颜吴乞买叫“爹”,你是儿子,“世修子礼”。“奉金正朔”,这一点是最重要的。中国古代皇帝最看中的就是正朔,谁是正统。所以这个“奉正朔”是表示你承认我是宗主,你要用大金的正朔。所以刘豫一开始连年号都没有,他用金太宗的“天会”年号。几个月之后,可能金太宗感觉,如果用“天会”年号会引起中原人的反感,才允许刘豫自建年号。另外,刘豫要“永贡虔诚”。你要给大金干吗?上贡。

我们看中国古代,我们一说那些藩属国,也给我们进贡。咱们评书演义也老说“年年进贡,岁岁来朝”,这是不可能的。为什么不可能呢?我们受不了。因为中国是 “怀柔远人,厚往薄来”。他给咱们进贡一点土特产,不值钱的那些东西,咱们就要回赐大量的金银财宝,以示中国富强。你“年年进贡,岁岁来朝”,那我就底儿掉了。所以,中国古代封建王朝实际上就是中原王朝,实际上有点赔本赚吆喝。只要你承认我是老大,老大发压岁钱,他实际上就是这么个意思。

可是,刘豫承认金国是老大,你是要给老大交保护费的,这个老大是不会给你压岁钱的,你“永贡虔诚”。每次金使来到刘豫的伪齐,宣读圣旨,刘豫要退出正殿,你不能在正殿接旨,你得在偏殿接旨;你要脱去皇袍,你不能穿着皇帝的衣服人五人六地接旨,你得换上紫袍去接皇上的圣旨。每次金使进来还是离开,刘豫都要起立,问金国皇帝起居,“我爸爸最近身体好吗?”你得问这个。否则的话,你就不够孝顺。

【刘豫心甘情愿地给金国人当了儿皇帝,国号为“齐”。因为是一个傀儡政权,所在史书上被称为“伪齐”。刘豫为什么要用尽手段当这个儿皇帝呢?他上任之后都做了哪些伤天害理的事情?而当刘豫举行登基大典的时候又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呢?】

刘豫这个人丧心病狂到什么程度啊,你身为宋朝的臣子,我们知道,张邦昌也干出了这种僭逆之事,他是被迫的。他哭得比出使金营的时候哭得还惨,他不愿意干,但是金人以屠城相威胁,咱前面说,你不干话,汴梁鸡犬不留。等于张邦昌这个时候出来挡一下,33天自动就还归赵氏,而且他始终不忘自己宋臣的身份。刘豫是 “小丑跳梁,沐猴而冠”,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吃几碗干饭的了。他就真的把自个儿当成皇帝,他竟然把北宋皇帝的太庙改成他自己的家庙。人家太庙是供奉以前历代祖先的,供皇上的地儿。他把他自己他父亲、他爷爷、他祖父、曾祖父,那几个农民的牌位全搁在里边了,他供奉自己的家庙,举行隆重的登基大典。

结果登基大典那天,史书记载,“是日,暴风卷,屋瓦皆震,士民大惧”。暴风卷旗,旗子卷得刮飞了;“屋瓦皆震”,屋瓦都震;“士民大惧”,苍天示警啊。咱们中国自从汉朝独尊儒术以来,这种天人感应,天人合一的观念是深入人心啊。你不是真龙天子,苍天示警,屋瓦皆震,太可怕了。

我们看北京故宫紫禁城,太和殿正中心一个金龙藻井,龙嘴里含了一个珠子。你要不是真龙天子,你往宝座上一坐,这珠子就掉下来,掉下来你可就惨了。所以说、这些人他做皇帝都没敢在太和殿。为什么?他就怕那个掉下来,他可能知道自个儿不是真龙天子。所以,刘豫一干这事,你登基这天老天爷发怒了,屋瓦也震了,旗子也卷起来了。老百姓一看,刘豫不是真龙天子,你这玩意儿长不了。

刘豫甭管长了短了,人家开始过皇帝瘾。过了皇帝瘾,微服出访,探察民情,在大街上就转。看到自由市场上,就是那种人们自发旧货市场,有人在卖一只非常珍贵的玉碗。刘豫走上前去,他毕竟是当过官的,而且做过京官,他知道这东西,拿起来这玉碗左端详右端详,说这东西不是民间之物——我们看过去的时候到琉璃厂一转,说这东西是宫里流出来的——这东西不是民间之物,就把卖碗的这个人逮起来。

“你原来是干吗的?”

“我原来是当兵的。”

“这东西哪儿来的?”

“刨皇上坟刨出来的。”这人以为自己必死,你看我把皇陵给刨了,刨出这么一个玉碗来,我这回完了。闭目待死。刘豫下一句话:“你带我刨去,行吗?”你刨皇陵,皇陵里说明全是好东西,这玉碗。带我刨去。

于是,刘豫公开设立淘沙官,淘沙的官,淘沙就是刨坟。我知道中国历史上公开这么干的人不多,刘豫丧心病狂干这种事。“掘坟盗墓”这个在中国古代是,甭搁中国古代,你搁哪朝哪代,古今中外这都是灭绝人伦啊。刘豫他一看,中原疲敝,好东西都让我“爸爸”给拿走了,我弄什么呢?坟里有好东西。于是,把北宋所有皇帝的陵寝全给刨了,连民间富户的坟都不放过,全扒了。尸骨暴于外,谁家的子孙看到祖先暴尸于外,那不跟你拼命啊,那不暴跳如雷啊。然后,从坟里弄来的奇珍异宝,一部分用来供奉自己骄奢淫逸的生活挥霍,另一部分孝敬给金国。

【刘豫是通过贿赂金国大将才当上这个儿皇帝的,花出去的钱要挣回来,所以刘豫上任之后到处搜刮钱财,甚至连北宋皇族的陵寝全都挖了。那么,当时伪齐的人民是否承认刘豫这个儿皇帝呢?而刘豫又是如何对待老百姓的呢?】

一个百姓,这个百姓喝多了,胆儿就大了,到皇宫门口——伪皇宫门口就喊:“刘豫,你算个什么东西。大宋官家何负于你?”,因为宋朝管皇帝尊称叫“官家”。 “大宋官家何负于你?你竟然做了皇帝。”刘豫一听卫兵报告,说他跟那儿喊,说我算什么东西,大宋官家何负于我,命令士兵出去把他杀了。这个时候,有一个前宋的进士告诉刘豫:“你这个君位来路不正啊。名不正则言不顺,早晚有一天金国会承认大宋。到那个时候,你将置身于何地?”。你得想清楚你是干什么的,金国立你不过是为了——咱们中原王朝讲叫“以夷治夷”——金国立你不过是为了“以汉治汉”,“以中国治中国”。你只不过是一件工具而已,“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有一天宋金两国要议和了,你还有用吗?金国不可能同时承认“齐”和宋,只会挑一个。你说,是挑你还是挑宋?所以我给你指条明路,你应该暗通南宋。你虽然做着齐国的皇帝,你应该暗通南宋,派使臣去给南宋下书。把你自己说成张邦昌那样,把自己打扮得好一点。这样的话,将来你不至于有难。

按说这一番话说得是入情入理吧,也是为刘豫考虑吧。刘豫连眼皮都没眨,就把这个人给杀了,根本连听都没听就把他给杀了。刘豫连想都不想,我就是要过这把皇帝瘾,谁说我不够格,我就要杀谁。但是你得琢磨,你现在有金国给你撑腰,你是胆壮了,你想杀谁就杀谁,你凭着暴力你就治理国家。但是你得想什么呢,民心在哪儿?你杀一个进士,你得罪了士林。宋朝是绝不刑戮士大夫的,三百年养士之朝,不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者。人家是给你出好主意,人家还没骂你,人家给你出个好主意,人为你着想,怕你将来没有好下场,人家让你暗通南宋,完全是为你着想。眼皮都不眨把人家杀了,读书人绝望了吧。这跟旧君一比,这叫什么人啊!?读书人绝望了吧。

老百姓就算是喝高了,酒后吐真言,他说的是心里话“大宋官家何负于你啊?”,你一个河北农民做到济南知府,你还要怎么样?你做皇帝。你做皇帝,你像张邦昌那样的皇帝也情有可原,史家都认为他被杀是冤枉的,只不过是当时那种环境不杀他不行。甭管你是诚心做汉奸还是被迫做汉奸,反正你做了汉奸,你这辈子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他是被杀的。可是张邦昌没有做过对不起宋朝的事,一共就33天。你刘豫可倒好,先皇的陵你都敢刨,然后太庙变成你的家庙了。所以你这样做的话,百年之后有何面目见祖宗于九泉之下啊。你不肖子孙。所以史书上说,说这个刘豫这个人“赋敛繁苛,民不聊生”。在他统治下,税收很重,老百姓没法生活。所以老百姓这么一比的话肯定就会去想旧君的好处。当年,徽宗皇帝人品是差点,他弄花石纲,但他也没到刨坟的份儿上,他顶多是跟活人要钱。这个刘豫可倒好,他棺材里伸手,他死要钱,他连死人都不放过。你说这么一个东西怎么能让他做皇帝?怎么能让他统治我们呢?

【俗话说,得民心者得天下。刘豫的伪齐政权已经完全丧失了民心,老百姓怨声载道,民不聊生。但是,刘豫这个儿皇帝的出现却让南宋的高宗皇帝心中暗喜,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刘豫这个伪齐政权一建立,客观上让赵构长出了一口气。为什么高宗长出了一口气?反回头我们想前边,高宗不是徽宗的嫡子。按照中国古代的宗法制度,钦宗属于嫡子。他也不是这个徽宗皇帝最宠爱的儿子,即位根本轮不着你的事。只是因为徽钦二帝被俘北上,赵氏宗室一网打尽,你唯一在外,以九子的地位继统做了皇帝,在官员百姓的眼里名不正。更可怕的是,你的皇位是张邦昌给你的,是张邦昌派人到相州劝宋高宗做皇帝。而且那个玉玺,大宋受命之宝在张邦昌手里,所以张邦昌把这方玉玺送到赵构手里。有了这方玉玺证明你的法统,但是你的法统是哪儿来的?是从张邦昌来的。所以,老百姓就看不上赵构。

你本来就是天下兵马大元帅,你应该起兵勤王。勤王你没去,你从张邦昌这个僭逆的手里接过皇位。你坐了皇位之后,就应该提兵北上,光复中原故土,迎回父兄,你又不干。你这个人不忠不孝,这个皇帝不怎么样。所以,民心离散。因此,完颜兀术轻骑南下,皇上只能跑。咱们前面讲,他为什么在海上漂四个多月。我只能跑,我不知道我登陆之后受欢迎程度有多大。万一一根绳给我捆了怎么办?我只能跑。现在老天开眼,来一刘豫。好啊。你们看不起我是吧?他还不如我呢。就你们看到的是什么呢?金国是绝不可能乖乖地把中原故地还给我们,把我爸爸、我哥送回。这是不可能的。所以,现在没的选了,就是俩人一有比较,这货比货你就看出我是好货来了吧。这刘豫他还不如我呢。如果要是你们不支持我的话,咱们要是一块儿完了,那就是让刘豫这样的人统治你们。你们愿意不愿意?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大家谁都不愿意。

于是,有了刘豫这个人,大宋军民同仇敌忾,誓与此贼不共戴天。我非得把你灭了不可,不灭了你我对不起祖宗。所以,这样一来等于客观上就把赵构给救了,把宋高宗给救了。宋高宗很高兴,一直给刘豫写信称对方为大齐。宋高宗掩耐不住内心的兴奋,当然他不能表露出来。这一下,这一比就看出来了,我的法统还是正的,我还是要比他强得多了。对于金国来讲,立刘豫做这个傀儡皇帝完全是下了一招再臭不能臭的臭棋了,得不偿失,有百弊而无一利。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下一讲再讲。

北京治无精花多少钱

肿瘤免疫治疗的费用

免疫细胞疗法治疗费用

北京治无精花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