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涂料防水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涂料防水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专访血观音导演杨雅喆可怕的是无爱的未来-【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8:33:17 阅读: 来源:保温涂料防水剂厂家

专访

深焦 x 杨雅喆

可怕的是无爱的未来

策划、采访、整理

张婉儿Cari(发自金马)

编辑

Pury(厦门)

2008年,台湾导演杨雅喆推出首部剧情长片《囧男孩》,以细腻笔调刻划两个男孩的童年成长记事。2012年,《女朋友。男朋友》上映,捕捉在时代下错综纠缠的三角爱情。再隔五年,来到第三部剧情长片《血观音》,一举拿下本届金马奖最佳剧情片。

当年还是惊艳台湾影坛的新锐导演,如今也已迈入不惑之年。然而梳着一颗利落平头,蹲在台北城市一隅的咖啡馆前徐徐吸着烟,玩笑般抗议着国外影展包花式不同,回答起问题来目光炯炯,杨雅喆却还像是个对世界充满好奇、默默观察着周遭一切的大男孩。他发想故事的起点,永远还是从不明白的事情开始。就如导演所自言的,写戏的时候他还是把自己当作小孩,将观众放到和自己同样的位置上,去了解所谓大人世界的斗争与邪恶,是怎么一回事。

《女朋友○男朋友》入围第49届金马奖6项提名,

并最终帮助桂纶镁拿到金马影后的桂冠。

乍看《血观音》是一场政商勾结的暗黑权斗、腥风血雨的女性情仇,但说到底,卸去那层宣传话术包裹下的类型套路,其实导演要谈的终归还是“爱”的主题。那种以爱为名的终极控制,成了自由社会的最大讽刺。

如导演所言,写戏的时候还是把自己当作小孩,将观众放到和自己同样的位置上,去了解所谓大人世界的斗争与邪恶。

影片的关怀是以“爱”出发的,但这个言谈间不时冒出几句嘲骂的大男孩,骨子里却也无疑是愤怒的。那份对谎言的明晰与透彻,或许也间接造就了片中的不断反刍,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不断翻转改写,看似玩的是叙事,其实说的还终归是人心。

《血观音》为2017年台北金马影展开幕片,并于第54届金马奖入围七项提名,最终获得最佳剧情片、最佳女主角和最佳女配角奖。

以下为对《血观音》导演杨雅喆专访。

《血观音》为2017年台北金马影展开幕片,并于第54届金马奖入围七项提名,最终获得了包括最佳剧情片、最佳女演员等多项大奖。

深焦 x 杨雅喆

DeepFocus

回溯杨雅喆导演的创作脉络,从第一部剧情长片《囧男孩》(2008)的清新成长,到《女朋友。男朋友》(2012)的时代爱情,再到今年刻划政商勾结和女性情仇的《血观音》。可否先请导演谈谈本片的创作初衷和历程?

杨雅喆

为什么写这个跟社会的脉动和自己的心情有关。社会的脉动就是,整个台湾或者是世界的政治环境越来越糟糕,越来越紧缩,对于自由这方面,或者是贪污的问题。这个电影它最后一句话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法律的制裁,而是无爱的未来。”这句话其实已经放心里很久了,十几年了。原因是我以前在公共电视做人生剧展,去做田野调查时知道一件事觉得很可怕,台北市有一群家长知道学校里有疑似艾滋病带源的病童,他们就在校门口发传单,说三年二班某某某有艾滋病,请所有家长一起将这个小孩赶出学校。那是十几年前,“关爱之家”的事情爆发的时候,“关爱之家”被小区居民集体控告要求搬出去,后来就蔓延到小区外的学校。那时候我就觉得很可怕,我们看起来好像很有爱,(发传单是)为了自己的小孩,(其实是)去伤害别人,而且是在小孩面前,以爱为名做些很可怕的事。当然,那时候虽然戏做起来了,可是我觉得还是有方法去把这个戏说得更好,这个主题做得更好。(注:当年此剧为《不爱练习曲》(2008))于是就做了这个主题。

编者注:

“关爱之家再兴小区案”发生于2005年到2007年间,因再兴小区对收容艾滋病患的关爱之家协会的拒斥,唤醒了社会对艾滋病患人权的关注,后成功修法明文保障爱滋感染者的居住人权,关爱之家也在二审胜诉,成为台湾爱滋人权议题的重要判决。

杨雅喆导演第一部剧情长片《囧男孩》(2008)有关清新成长。

DeepFocus

导演在这部影片中,是想要更侧重在挖掘人性的黑暗面,还是更希望讲述一个有关“政治”的故事?

杨雅喆

我觉得当然表象上看起来是人性黑暗,但其实不是。昨天才有人说我是不是人性本恶?但我觉得不是这么一回事,而是本来人可能是善良的,但是大人以爱为名做了很多可怕的事,小孩才会“青出于蓝胜于蓝”,变成一个更坏的人。所以我完全不是要做人性黑暗。

DeepFocus

听起来像是家庭对人的外在影响,但如果是“政治”,又是更广的层面?

杨雅喆

其实我自己写这个剧本前后修修改改,最后想通了一个道理,即我为什么这么直觉性地去写这样一个家庭,写她们穿制服,以及她们犯的一个大案子——炒地皮、凶杀、灭门,乃至于后来以爱为名办了一个冥婚,骗社会上的所有人。这两件事情(家庭与政商犯罪)看起来不相干,但其实都是同一件事,就是“控制”。在儒家思想下的控制是非常彻底和可怕的。儒家就是阶级,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小孩子要做好小孩子,爸爸妈妈要当好爸爸妈妈。所以一样还是讲回“以爱为名,行恶之事”。不管我在写家庭还是政治,其实都扣着儒家文化的主轴,就是“控制”。而且是非常高段的控制,最高段的控制就是“我是为你好”。但,那究竟是为谁好?我爱你到底是哪种爱?

"大人以爱为名做了很多可怕的事,小孩才会'青出于蓝胜于蓝',变成一个更坏的人。所以我完全不是要做人性黑暗。"

DeepFocus

导演自己觉得这几部片下来,在关注的议题也好,或者是在创作风格也好,是否有比较自觉的转向?

杨雅喆

应该说我不太喜欢让自己重复,一旦重复我就开始觉得厌烦。重复还不打紧,重复如果还没有想到新的东西就很糟糕。如果我现在去拍小孩子的东西,我没有想到一个更好的(切入点),我会觉得厌烦。所以转向,其实还是回到第一题,我对整个社会环境,还有已经活到四十几岁了,感觉都不一样了。你若回顾以前,小时候学的东西到现在,你会发现绝大多数都是谎言。

DeepFocus

《血观音》的时代背景落于九○年代,但在片中对时代的指涉并不十分清晰。当然,片中有出现日式建筑、县长官职、老式电视机等众多时代元素,想请问导演是否有刻意经营暗示时代,还是意图模糊?

杨雅喆

并不是我热爱八○或九○年代,是因为我想把小孩长大以后拉到现在来,我希望大家看到小孩没死长大以后的样子,变得更可怕。所以必须要做出一个三十年的差异,从现在往回推,三十年前就是八九○年代。另外日式建筑,是因为必须考究八○年代末的没落贵族的合理性,她(主角棠夫人)的老公是去世的将军,所以她一定是霸占着军舍不肯走的人,能住的就是公发的日式建筑。

《血观音》的时代背景落于九○年代,

但在片中对时代的指涉并不十分清晰。

DeepFocus

影片在结构上以现在的棠真回溯,并透过电视节目说书的方式带出故事,似乎可与《相爱相亲》对电视节目的猎奇批判互为参照,想请问导演这样安排的设计意图?

杨雅喆

我没有要批判媒体,如果要批判可能是记者那块,即他(片中一角)后来被利用,他卖鱼的阿嬷就是人头。

但说书的这块其实是更传统的,以前周末有“中国民间故事”或是“台湾传奇”,会演一些民国初年或是清朝时善恶有报的故事,然后再出来讲一段。后来的“蓝色蜘蛛网”也是这种节目的变形。可是“中国民间故事”再往回推,其实就是片中杨秀卿老师的那一种说书型态,有一个主述者,她是第三人称,也时而可以变成剧中人物,演里面的对白,时男时女,这就是台湾最早的故事形式。其实西方的古希腊人也是这样,只是变形不太一样而已。

所以我想要用这个古老的型态,我觉得即便对年轻人来说,就算没有看过“中国民间故事”,当阿嬷出来说故事的时候,它还是有一种亲切感。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这里面牵扯到宗教轮回,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种果报的东西,我觉得用一种比较古老的形式来贴近这个主题,两者是比较接近的。

DeepFocus

选用台语说书也是因为那时候的节目型态吗?

杨雅喆

对,那时候的节目会去讲果报这种问题的多半是台语的节目。

DeepFocus

联想到了《大佛普拉斯》的台语旁白,想请问导演是否是为了经营一种台湾在地感才做出这样的语言选择?

杨雅喆

不是。我对于语言的认知跟《大佛普拉斯》完全不同,《大佛普拉斯》全用纯台语,但我觉得台湾的语言不只是台语,台语无法代表所有台湾。

《血观音》中选用台语说书联想到了今年同样在金马大放异彩《大佛普拉斯》的台语旁白。

DeepFocus

本片片名曾改动多次,最后定为“血观音”,也与片中频频出现的佛像和棠家古董商的背景相呼应,其中一句“要活得像人样”的台词也为影片的核心命题。想请问导演企图以“人”与“佛像”的对照带出怎样的主题?

杨雅喆

我觉得不管是什么宗教,在讲“爱”这件事时都不会错,但可怕的都是人,人在滥用神的名号。如片中的观音菩萨根本都不被当成神,被拿来送来送去。如果用我们平民老百姓的想法来想,这些人根本就是亵渎神。

DeepFocus

影片中相当风格化地对过去做出多次回溯,几次做出反转,并推翻重写,如棠真对骑马那日的回忆,又如翩翩男友最后也重新改写了他和翩翩的关系,想请问导演多次运用此手法的意图?

杨雅喆

一个心理状态描写。我可能跟A说当初发生的事情是这样,但事实上可能是B。我实际上说出的是“对呀他们有去骑马,有帮我找马”,又或者是我根本就没有这么说,我只是心里面想这么说,那都是一种企图。

DeepFocus

导演有试图让这种手法成为一种风格吗?

杨雅喆

我没有想过风格的事,风格是大师在想的事,我只求把我想说的事表达清楚,这样就好了。

DeepFocus

导演身兼编剧,在片中塑造了三个性格迥异、层次丰富的女性,请问导演自己怎么评价片中这三位女人?

杨雅喆

这三个女生,其实是同一个女生。我们去研究棠夫人为什么会变这样,会发现她小时候一定也是一个对爱有期待的女孩,但一路颠颠簸簸到最后就跟棠宁一样,茫茫渺渺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想要逃避,想要死掉,离开这个世界。她如果没死的话,最后就变成棠夫人。(问:有点像是这三个人代表了三个成长阶段的变化。)对,其实这三个人只是在解释为什么有一个人会这么狠而已。

《血观音》在片中塑造了三个不同时代性格迥异、层次丰富的女性,惠英红和文淇凭借出色的表演获得了女主和女配的提名。

DeepFocus

对于影片结尾观众有几种不同解读,导演是怎么看的呢?

杨雅喆

棠夫人是棠真的共犯,是她的精神导师,棠真会变得这么无情,完全都是因为棠夫人。所以她怎么可能让她的导师离她而去呢?(问:就是即使痛苦你也要继续撑下去。)对,“我人生中这辈子第一次杀人就是你教我的。”

DeepFocus

片中有多场精彩的女人对手戏,富含情绪转折,如棠夫人与棠宁一场从议论丧服开启的戏,母女先是彼此亲近,后又因论及嫁人疏离,想请问导演在导戏时如何指导演员进入情绪?

杨雅喆

好像没有很难。其实就告诉她们,一开始你们也一定是亲近过的。小时候棠夫人也一定拉着棠宁的手画过国画,弹过钢琴。只是棠宁这个角色比较单纯,她会被她妈妈骗。手一招,就像小狗一样爬过来,很开心。妈妈又做了新的礼物要给她,只是这个警觉是慢慢一层一层堆上去的。先讲到未来的对象,然后才发现她妈妈不怀好意地送了一件内衣。其实在此之前观众都还不知道棠夫人有多恶毒。讲一个人有多恶毒,是要像蛇的毒素一样一点一点释放的,到后来才会发现。因为在那一场戏里送内衣还是一个比较隐晦的暗示,棠夫人期待棠宁去接近警察,你也不能说棠夫人是绝对的坏,她就是担心女儿嫁不出去,要找一个好对象,但是后来你才会发现,棠夫人的确以前把棠宁卖掉过,甚至最后可以狠到把棠宁干掉。

DeepFocus

惠英红是香港演员,吴可熙是台湾演员,文淇虽在台湾出生,但从小就随家人到了北京。让三个完全不同背景的女演员,诠释一个台湾在地性比较强的故事,导演那时候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演员选择?

杨雅喆

我一直认为棠夫人这个角色必然是一个中国大陆来的角色,因为需要懂玉,也要懂古董。中间人如果是台湾本省家庭的人,会打不进外省权贵家,因为她不懂,没有门路,拿出来的也会是日本的东西。所以不要台湾本省人来演棠夫人这个角色,不会像。但也不想用主流的中国大陆演员,因为这样太危险,观众(对故事背景)会太混乱,所以我选香港的。那会中和掉一点这种味道。

惠英红来自香港,吴可熙来自台湾,文淇虽在台湾出生,在北京长大。三个不同背景的女演员,在电影中诠释一个台湾的故事。

DeepFocus

所以导演让棠夫人说粤语,也是设定她可能是从广东一带过来的背景?

杨雅喆

是。(问:也是刻意让吴可熙饰演的棠宁偶尔说粤语吗?)棠夫人骂人的时候气一上来一定是用广东话骂人。这也可以说明棠夫人和棠宁之间的关系。小时候棠夫人一定教过棠宁讲过广东话,就是亲近的时候,到长大后它变成一个互相攻击对方的武器。

DeepFocus

导演在与文淇解释这个故事的时候会遇到什么困难吗?

杨雅喆

跟文淇不用解释到这么复杂的状况。就叫文淇坐在旁边看大人演,泡茶。她台词最少,场次最多,几乎每一场都有她。她就是坐在旁边,这就是一个方法,她就会懂那些大人在干嘛。(问:与文淇的片中角色也有点像,就是在观察。)对。

吴可熙夹在惠英红和文淇中间,

在导演看来是她这次在金马之所以会变成遗珠的原因。

DeepFocus

导演怎么评价这几位女演员在片中的表现呢?

杨雅喆

当然惠英红从影的年纪比我资深很多,我就见识到超强的职业女演员在表演的时候能够给我的东西是什么。有时候导演的想法与演员的想法不一样,演员如果认真的话,她会比我们更切进那个角色的个性,所以惠英红算是有让我领教了。吴可熙比较可惜,这个角色非常难演,她夹在惠英红和文淇中间,所以会变成遗珠。

- FIN -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杭州正规私密整形

新乡包皮龟头炎治疗大概多少钱如何正确检测包皮龟头炎

沈阳白癜风医院好

贵阳有哪些医院能治疗痤疮